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六章 那就试试看吧

大雪映着光秃树枝上挂着的红灯笼,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一点也不冷清。

大黄和小黄不怕冷,一会冲到院子里疯一圈,一会冲到火桶边来蹭程恩妮和谢茂衍,肉嘟嘟的身子一甩,不光是肥肉跟着动,还甩得人一身雪籽和水。

“明天就把你俩给炖了,吃火锅!”程恩妮擦了把脸上甩到的细小水滴,冲着无辜的大黄“恶狠狠”地道。

大黄和小黑一无所知,俩傻白甜你争我抢地把脑袋往程恩妮手心拱,让摸,求夸奖。

谢茂衍看得好笑,听到程恩妮说起火锅,立马起身,“我去菜园拔些芫茜菜回来。”

芫茜菜就是香菜,是下火锅必吃的菜,自家种在地里的都长得比较小,但香味却很浓。

每次下火锅,程恩妮都会拔小半篮子,两人都喜欢吃。

这菜虽然又香又好吃,但这大冷天去拔,却是一种挑战,光拔就冻手不说,还难摘难洗,洗的时候还不能用热水,因为一烫就熟。

温水倒是可以,但没有那种鲜脆劲,谢茂衍向来喜欢吃冷水洗过的,水灵。

这种活,谢茂衍向来是不让程恩妮去干的,除非是他不在的时候,那是没办法。

程恩妮都没拦得住谢茂衍,就见着他动作速度地去厨房拿了菜篮子,然后去了后面的菜地。

谢茂衍摘菜的时候,隔壁老奶奶由儿子陪着来敲门了,给程恩妮他们送点节礼,顺便感谢程恩妮和谢茂衍这半年对两位老人的照顾。

天冷,老奶奶也没肯进门,把东西交给程恩妮,老奶奶的儿子诚恳地表示感谢后,母子俩就相携着往回走了。

“怎么不见小姑娘的对象?”老奶奶的儿子。

“什么对象,都说了是哥哥!”老奶奶。

“怎么不是对象了,我们回来的时候路过瞅见了,就是对象,妈您这老了眼神也不好使了?”老奶奶的儿子笑着道。

虽然是隔着院门瞅见的,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就是处着对象才能有的样子。

“……人小姑娘还是学生呢,你别瞎说。”老奶奶横了自家儿子一眼。

老人家心里跟明镜似的,哪能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您十五岁就嫁给我爸了吧,壮壮妈生壮壮的时候,也就人小姑娘这年纪。”老奶奶儿子觉得没什么。

说着,又补了一句,“再说了,国家又没规定学生不能处对象结婚。”

声音随着他们走远渐渐远去,程恩妮,“……”

“怎么站在门口吹风呢?”谢茂衍拔子一篮子的菜,绕过来时,程恩妮正站在门口发呆。

程恩妮,“……啊,刚刚隔壁奶奶的儿子过来了,送了些糕点,说是谢谢咱们平时照顾两老,喏,刚走。”

把手里的礼盒亮给谢茂衍看了一眼,程恩妮飞快地把院门关上,快步进了堂屋。

进了屋,程恩妮才反应过来,她尴尬个什么劲呀,谢茂衍又没听见那些话,而且她跟谢茂衍根本就什么也没有呀,不过是房主和借宿者的关系。

虽然大家相处得挺愉快的吧,但绝不可能处成对象关系,差着辈呢。

程恩妮脑子转过弯儿来,人就正常了,见谢茂衍都开始洗菜了,她也没多闲着,把火弄小了些,就去厨房炒菜了。

团年饭桌上,虽然只有两个人吃饭,但程恩妮做了足足十二个菜,肘子和猪蹄是必不可少的大菜,梅菜扣肉,炒腊肉,整条的蒸鱼,炒干笋,炖得澄黄的整鸡,炸好的丸子,炒蔬菜,墨鱼猪肉汤,白灼虾……

摆在谢茂衍面前的是一碟饺子和饺子汤,程恩妮象征性地盛了点饭,菜太多估计吃不了几口米饭。

过年了,大黄和小黑的伙食待遇也提高了一个档次,不止是肉汤拌饭,还专门给它们炖了带肉的大骨头。

“辞旧迎新又一年,视你明年一帆风顺,财源广进。”程恩妮端着秋天自己酿的葡萄酒,向谢茂衍举杯。

谢茂衍手里端的也是葡萄酒,“祝你学业顺利,事业顺利,财运亨通。”

装酒的茶缸碰到一起,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喝了一口。

“反正都发财就对了,赶紧吃。”坐在铁皮火桶上的鸡汤已经滚了起来,程恩妮笑着给谢茂衍夹了个大鸡腿,另外一个,自然也是给自己。

鸡腿这玩意,对两个从小没有得到多少关爱的人来说,意义也是不一样的,虽然成年以后,大家对鸡腿不再会有小时候那样的热爱。

但想到小时候不管是什么场合,鸡腿永远没有自己的份,到底还是有些意难平。

两个人吃饭,半点也不冷清,就着篝火,喝着浓香的鸡蛋,不时涮两片青菜,闲话几句身边的杂事,不知不觉就吃了近一个小时。

饭后两人都没收拾,因为吃得有些多,又烤着火,程恩妮进屋睡了一觉。

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外头不时响起鞭炮声或者有烟花冲向天空。

程恩妮出来,刚刚走到堂屋门口,就见谢茂衍在院子里蹲下身去,紧接着程恩妮面前就是一片火树银花。

烟花的火花映着院里有些微脏的雪人,程恩妮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今天的雪是下得很大,也积了手指长的一层雪,但南方的雪是松软的,一捏只剩下一小点儿,想要堆个雪人,今天的雪量远远不够。

“这雪人你堆的?”程恩妮看着谢茂衍,心里思绪繁多。

她不过就是随口一说,他却尽力帮她实现,这种体验对程恩妮来说,是前所未有的。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这样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并且毫不拖泥带水地替她完成。

且不过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

谢茂衍的公司已经放假,助理送了烟花过来后,也已经放假回家,不可能有人能帮谢茂衍。

所以眼前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亲力亲为做成的。

“喜欢吗?”谢茂衍笑着回答她,说话间,又点燃了根引线,起身时直接把冻得通红的手背在了身后。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刚刚熄下去的火树银花立马又冲了起来,漂亮得不像话。

看着站在火光中间的谢茂衍,程恩妮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眼眶有些湿,她怔怔地看着谢茂衍,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大概是中午喝的酒有些醉人,她现在觉得眼前的一切,美得有些不真实。

“你是不是……喜欢我。”程恩妮看着谢茂衍的眼睛。

这话问得,有些打脸了,几个小时前,程恩妮还跟自己说,她跟谢茂衍不可能。

谢茂衍定定地看着她,两人目光胶着在一起,良久,谢茂衍道,“是,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果然,程恩妮又不真正铁石心肠的人,谢茂衍对她的好,她自然能够感受得到。

虽然有些好过于笨拙,但也是因为那份笨拙,才显得难能可贵。

只不过程恩妮总是会下意识地忽略掉了心里的疑惑,和察觉到不对的地方,以维持现有的状态。

她实在是喜欢当前的平和,不希望两人的关系发生任何的改变。

但程恩妮再想维持假像不变,显然是不可能的,谢茂衍不允许。

“因为我救了你?”程恩妮心里的潮涌退去,脸上神情恢复往常的平静。

谢茂衍沉默了一瞬,目光依然直视着程恩妮,“不是谁救了我,我都会喜欢的。”

这时候的烟火,虽然已经做得很好,但跟十多年后比,还是差了良多,冲起两米多的火花渐渐变弱,眼看就要熄灭。

“那肯定,男的救了你你肯定不会喜欢。”程恩妮微笑着给他挑了个毛病。

谢茂衍,“……”

他想过跟程恩妮表白会很难,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难,明明看到烟花和雪人的时候,程恩妮还是感动的,但转瞬,她就冷静了下来。

当然,谢茂衍也不是说希望程恩妮沉浸于感动之中,被所谓感动左右了理智,胡乱答应他。

“那天我去接敏君,就注意到了你,你很漂亮。”想起第一次见面,谢茂衍微微翘起了嘴角。

当时程恩妮领着一帮同学,走在最前面,明明很霸气的样子,但谢茂衍第一眼只注意到了程恩妮格外漂亮的长相。

然后接下来,就是程恩妮在救谢敏君这事中一系列的表现了,虽然事情是谢令君出面处理的,但谢茂衍一直都有关注,从头至尾都看在了眼里。

那时他对程恩妮有惊艳有欣赏,但自持身份,并没有出现在程恩妮的身边。

当然他自己也没有想法,最初的那份后感,会在之后转变成那样浓烈的喜欢。

直到在烈士陵园被程恩妮救下,三分关注变成了十分,谢茂衍自己在暗处心动、纠结、挣扎。

察觉到自己对程恩妮有非份之想的时候,程恩妮还是个高中生,谢茂衍不敢有任何动作,开始是觉得程恩妮太小,不合适,怕吓到她。

但时间久了,谢茂衍就不敢了。

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只有自己,谢茂衍太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关着怎样一头阴暗的猛兽。

他害怕吓到程恩妮,害怕真实的自己不会被程恩妮所接受,害怕一旦靠近,会伤害到程恩妮,害怕……

想得越多,害怕的也就越多。

但再多的害怕,也没法阻止他靠近程恩妮,抛开工作送她去京城是,厚着脸皮找借口住到程恩妮这里也是,这是世上唯一能让他感受到温暖和幸福的人。

哪怕程恩妮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让他能够看得见,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谢茂衍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是个如此容易满足的人。

“所以你的房子……”程恩妮继续问。

谢茂衍抿了抿嘴唇,“房子早就装修好了,但太冷清了,没有一点儿人气。”

主要是房子里没有你。

程恩妮都气笑了,倒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这时候谢茂衍摆出来的烟花已经放完了,谢茂衍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程恩妮。

“如果我不答应呢?”程恩妮挑眉看向他,“我正值青春年华,学校里跟我年龄相仿,志趣相投的男青年大把……”

谢茂衍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危险起来,他看着程恩妮,直到程恩妮再也说不下去。

先前旖旎的气氛瞬间散去,变得有些冷了起来,程恩妮看着谢茂衍,等他的回答。

谢茂衍心里涌动着毁灭世界的冲动,只要想到程恩妮描述的可能,就觉得眼前一阵发黑。

他想说没有人能从他手里抢走她,想说如果真要那人出现,他会让对方再也没法出现在程恩妮的身边。

但是不行,这样会吓到她,会伤她的心的。

想到因为自己让程恩妮伤心,谢茂衍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他深深地看了程恩妮一眼,眼睛里涌里的雾气被生生憋下去,眼角迅速窜起了一丝红。

然后程恩妮就眼睁睁地看着谢茂衍转身离开。

因为忙着去外头铲雪运进来堆雪人,忙着把烟花摆成好看好听的形状,谢茂衍身上没有穿大衣,只穿了件羊毛衫。

但现在,他头也不回地往院门口走去。

他在用行动给程恩妮答案,他什么也不会做,甚至任何话都不会说,如果那是她的选择,他会默默地离开。

“你干嘛去!”程恩妮再一次被谢茂衍气笑,忙喊住他。

谢茂衍停住脚,却没有往回走。

程恩妮真是,看了眼院子里傻愣愣冲她憨笑的雪人,“我说的是如果!”

如果?

谢茂衍飞快转过身来,双眼灼灼地看向程恩妮,眼里我光芒比刚刚的烟花还要亮。

“大过年的,赶紧进来吧,闹什么脾气。”程恩妮没好气地道。

谢茂衍脸上带起笑容,大步走回去,上了台阶,站在程恩妮跟前,低头看她。

“那如果不如果?”

“什么如果不如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程恩妮转身想进堂屋。

但谢茂衍长腿一伸,人已经挡在了另一个方向。

程恩妮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实话,谢茂衍现在离她很近,她得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看了谢茂衍一眼,见他打定主意挡在堂屋门口,程恩妮转身,准备去厨房。

结果,谢茂衍才跨了过来。

“……”程恩妮,“那就试试看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