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七章 拿着这五百万,我走

上下两辈子,人生头一回,程恩妮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谈恋爱处对象的一天,那人居然还是谢茂衍这样,八杆子也够不着的人。

说句真话,程恩妮说试试看,完全是一时冲动。

冲动劲一过去,程恩妮冷静下来,就觉得有些麻烦起来。

先不说谢家的门第,就是谢敏君那里,她要怎么交待,跟谢敏君说,我收留你舅舅住着,收着收着把他收成了自己人?

再就是谢家那边了,谢家情况复杂,程恩妮之前已经有所了解。

大家族里事非多,尤其还牵扯到了各种利益问题,谢茂衍现在现在是掌控着谢氏,但他却没办法左右其他人的思想。

程恩妮几乎都能脑补到,各种豪门棒打鸳鸯的戏码。

“在想什么?”谢茂衍把院子里的放完的烟花码到墙角后,再进厨房,就看到程恩妮站在那里发呆。

程恩妮看了他一眼,“在想如果谢老爷子开张支票给我,让我离开你,我是收还是不收。”

“……”谢茂衍。

谢家的家底丰厚,如果老爷子真能开出个天价,程恩妮觉得,理智地来讲,该收还得收,人单身一辈子能活,但要是没钱,一天都难过下去。

如果换个身份,程恩妮一定会劝对方收,感情的保质期可不确定,但钱这东西,是实实在在的。

但……程恩妮看了眼谢茂衍,好吧,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收,有些人在她这里千金难换。

谢茂衍顿了顿,大概是思绪飞快地转了转,不过他大概是没想到程恩妮会说这话,思绪有些滞塞。

“我拥有的是他永远都给不了的,放弃我才是因小失大。”谢茂衍强自镇定,背在身后的手却无意识地攥紧。

他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但眼睛却暴露了他此房的紧张。

厨房里静了静,程恩妮挑眉,玩味地看向谢茂衍,“我没说我会收。”

谢茂衍提着的心陡然放下,整个人感觉都活了过来,就又听到程恩妮说。

“你也说因小失大的话,看来你家里应该是不会同意我们的事了。”程恩妮笑意吟吟地看着谢茂衍。

谢茂衍沉默起来,他的婚事,家里一早就在提了,介绍的都是商政圈里家世过硬的姑娘,他若执意要选程恩妮,肯定会反强烈反对。

答案是肯定的。

“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做主,任何人没有办法左右。”但谢茂衍从来就不是个任人摆布的人。

程恩妮点了点头,“明白了。”

说完,程恩妮就挽起袖子忙碌起来,晚饭还没吃呢。

“晚上吃点米饭,守夜再吃饺子,可以吗?”

“都听你安排。”

发现谢茂衍手被冻得通红,是吃饭的时候,谢茂衍是一直缩着手没让程恩妮看见,但吃饭的时候总不能还缩着手吧。

“怎么冻成这样,你也不怕生冻疮。”程恩妮吓了一跳,饭也不吃了,立马拿起谢茂衍的手,正反翻看了一下。

不光是红,还微微有些肿了,甚至还有擦伤的地方。

生冻疮这事程恩妮有经验,六岁回家后,因为程志强和姚美华疏于照顾,她的手脚经常生冻疮,不光是手脚,大腿和脸上偶尔也会生。

冻疮太过折磨人,稍暖一些,就痒得要命,尤其是睡觉的时候,放到外头冻疮是舒服了,但转眼又会被冻得更厉害。

太小的时候程恩妮还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每到冬天只能由着手烂。

等大了一点,程恩妮就会去学土方子给自己治,冬天也会尽力给自己穿得暖一点,丑一点都没关系。

但即便如此,上辈子她直到二十五岁以后,才渐渐没生冻疮。

这辈子则是重生以后,就没再生过。

谢茂衍还没来得及说没事,他已经拿热水烫过了,程恩妮就瞪了他一眼,放下筷子进了厨房,没一会拿出个烧得烫手的白萝卜出来。

“自己先拿着擦一遍。”程恩妮凶巴巴地把白萝卜递给谢茂衍,又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再出来时,手里拿着盒蛤蜊油。

拿胡萝卜擦过后,程恩妮把蛤蜊油递给谢茂衍,示意他赶紧涂上。

谢茂衍不喜欢那种黏糊的感觉,但在程恩妮的目光里败下阵来,默默地打开盖子,来来回回搓遍双手,才算完事。

擦完手,两人这才安静吃饭。

家里吃饭是四方桌,一般情况下,两人都是坐在对面,但今天谢茂衍放凳子的时候,就已经不动声色地把自己有凳子放到了侧面。

程恩妮看了身侧的谢茂衍一眼,嘴角微微勾了勾,没说话继续吃饭。

晚饭简单地吃了一点,谢茂衍洗碗的时候,程恩妮准备看春节联欢晚会要吃的零嘴,顺便把自己房里的小煤炉火桶拿了出来。

火桶是南边冬天特有的取暖工具之一,不像北方有炕有暖气,南方取暖,在有电取暖前,大多依赖煤炉。火桶是衍生物。

冬天谢茂衍是不烤火的,但程恩妮因为习惯问题,打了火桶备用,只不过今年冬天没有往年冷,没有用上而已。

炉子是早生好了,提了放进火桶里,火被一盖,很快就暖烘烘的。

等谢茂衍洗完碗进来,程恩妮已经坐在沙发上烤着火了,谢茂衍想了想,默默地坐过去,脱了鞋子腿往火桶上架。

“……”程恩妮。

这样一来,两人自然就坐得很近了,尤其是同时架在火桶上的腿,不可避免地会碰到一起去。

然后只是碰一下,两人便默默地挪开了,然后分据火桶两侧,尽量不往中间靠。

中间火大太烫,现成的借口。

“……”谢茂衍。

心脏莫名跳动得有些快,想挨程恩妮更近一点,可又不太敢。

程恩妮觉得谢茂衍有毛病,从来不烤火的人,跑来凑什么热闹,他难道不觉得尴尬吗?

要是平时,谢茂衍突然烤火,程恩妮还觉得没什么所谓,虽然奇怪但也可以理解,下雪了天冷了呀,但两人刚确定关系……

气氛无端就变得有些暖眜起来。

此时程恩妮内心非常想把谢茂衍赶下去。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