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八章 牵手

好在谢茂衍没有烤太久的火,他根本就烤不住。

本来就年轻火力壮,再加上挨着程恩妮紧张,再一烤火整个人就跟在水里捞出来似的,热得汗流浃背。

程恩妮心里本来还有点儿小紧张的,但见谢茂衍这样,当即不厚道地笑出声儿来。

“赶紧去洗个澡吧,热水都是现在的。”程恩妮催谢茂衍去冲澡,怕他出过汗在外头冻要着凉。

谢茂衍能说什么,默默地去洗了澡回来,这下就老实地在旁边呆着了。

程恩妮撇了他一眼,“手还红吗,把手塞进来,烤一烤。”

手上冻的肯定没有那么快消下去,谢茂衍本来想说不烤也可以的,但想了想,还是默默地把手放到了被子里。

然后,他的手就被另一双手给握住了。

“挺凉的,老实烤着吧。”程恩妮脸有些红,握了一下,就要抽走,结果谢茂衍反客为主,反握住没松。

“……”

这一晚上,电视里放的什么节目,两个人都不知道,两人闲扯瞎聊了什么东西,第二天也基本没了印象。

反正就是心里乱糟糟的,心跳得有些快,然后记得两人牵手了,还牵得一点也不浪漫的那种。

听到鞭炮响起来的时候,两人这才发现快要十二点了,程恩妮赶紧松开手,要去煮饺子和圆子,谢茂衍也起身去摆鞭炮和烟花。

程恩妮煮好饺子出来的时候,电视里正好在倒计时,看到她出来,谢茂衍第一时间把鞭炮和烟花都点了。

然后在火光中大步跑向程恩妮,站在程恩妮的身边,接过程恩妮递给他的饺子。

“新年快乐!”程恩妮。

“新年快乐!”谢茂衍。

说完,谢茂衍低口吃了口饺子,明明是折耳根馅的饺子,但谢茂衍生生吃出了股蜜味,直接甜到了心里。

吃完南北结合的饺子和圆子,程恩妮被谢茂衍拉着,一起去放烟花。

谢茂衍助理送来的烟花可不少,要不是程恩妮拦着,送来的只怕会更多。

一直放到快一点钟,外头的烟花炮竹声响都停了下来,程恩妮和谢茂衍才各自回房间休息。

程恩妮睡得快,倒是谢茂衍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不敢睡,怕一觉醒来,不过是做了一场梦,今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都说大年初一起五更,但三点多一点,外头就开始热闹了起来,鞭炮烟花的声音此起彼伏,谢茂衍在黑暗里睁着眼睛。

睁着睁着就笑了起来,今年是他过得最好最幸福的一个年,希望以后的每一年,都跟今年一样。

愿护你一生长乐无忧,岁岁又年年。

外头那么吵,程恩妮醒来得也早,但只是醒着,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没舍起,想起昨天两人愣头愣脑地牵了好久的手没松开,程恩妮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

实在是太丢脸了,她虽然没有感情经验,但好歹也是几十岁的人了,牵个手而已,至于激动成那样么。

滚过一圈后,程恩妮又笑起来。

谈恋爱真是件让人愉悦的事,只要想到那个人,无端就会被得开心起来。

等程恩妮把被子滚得没点热气,才从床上爬起来,出门一看,谢茂衍早就起了,这会还在院里堆雪人呢。

昨天那只雪人旁边,又立了一个,高一点儿,大一点儿,脖子上还围了谢茂衍的围巾,再看旁边那个用红纸贴的嘴巴的“她”,程恩妮默默瞪了谢茂衍一眼。

虽然是正月,但两个人在江省,一没长辈二没亲戚,不需要跟谁去拜年,也不需要应酬,干脆窝在家里,每天琢磨些好吃的。

呆在一起烤烤红薯,或者一起在书房看书,日子倒也过得惬意。

……

过年林秀禾带着钱和程欢回了家,手里有钱,她就是程家的功臣,程奶奶把她们母女照顾得妥妥帖帖。

就是林秀禾看着儿子身上留下来的疤,心里老大不痛快,抓着程志强大吵了一架,还把程奶奶给骂哭了。

不过哭归哭,年还是要过的,不说看在钱的份上,至少也要看在林秀禾肚子里的小孙孙的份上,程奶奶没跟林秀禾计较。

程欢现在在南边的工厂上班,林秀禾特意找关系塞进去的,跟着师傅学手艺,等手艺学会了,再把她调到办公室去。

虽然是学手艺,但工资也不低,程欢打扮得极为明艳,见过了大世面后,也有些看不上有些破落的程家。

“我就说不回来了嘛,想洗个热水澡还要拿热水瓶倒换半天。”程欢现在脾气大得很,一到家就发了火。

她以前畏畏缩缩,在家里反倒是被支使的那个,现在脾气大起来,程奶奶竟然对她客客气气的,她抱怨说没热水,程奶奶立马去烧,还去楼上借了个热水瓶。

程欢没什么诚意地冲程奶奶道了谢,洗了澡化了妆后就出门溜达。

到底是去外头转了一圈回来的人,程欢现在的打扮,可以说是顶时髦了,烫了长卷发,眉毛修得细细的,脸上擦了粉,瞅着白嫩嫩的,还涂了口红。

穿着打扮也是顶好的,往院里一站,鹤立鸡群。

家属院里跟程欢是同学的不少,没考起大学的也是大多数,不过他们复读的复读,就近工作的就近工作,还有嫁人的。

就算有南下打工的,也没有程欢混得好,毕竟不是谁都有林秀禾那么一个有本事的妈。

大家凑到一起,都还挺羡慕程欢的,打听她打扮的,打听她工作的人都有。

程欢回答得心不在焉,视线一直在寻找着什么。

今年过年程恩妮不回来,程欢是知道的,虽然有些可惜没法跟程恩妮正面一较高下,但不着急,以后日子长着呢。

读书有什么好的,读得书再多,以后工作还不是拿死工资,养孩子吃饭都费劲,哪里比得上她,她妈可是说了,等她锻炼几年,就给她开厂子。

等她当上了老板,她也请大学生给她打工。

程欢找的是于杨,高考过后她走得急,于杨还没回来就走了,现在都过年了,于杨应该回来了吧。

可她左等右等,左看右看,也没有找到于杨。

“于杨啊,今年不回来过年了吧,于叔叔和陈阿姨一起去他学校那边过年了。”还是程家楼下的邻居,听到程欢问,才告诉她答案。

去学校那边过年了?什么情况?

等程欢再细问,那邻居却说不出什么来了,毕竟于家自己的事,总不能什么都跟外人讲。

程欢扯了扯自己棉衣下的小裙子,有些郁闷,白费她花大心思打扮了,于杨居然不在。

知道于杨不在,程欢就没什么兴致跟别人在楼下瞎扯了,虽然还没下雪,但天气照旧冷得很,她穿得又不多,得赶紧上楼上烤火去。

离开的时候,程欢撞上了张娇娇。

张娇娇刚从省城亲戚家回来,从头上下也是一身新,不过她是清新的女大学生,看着感觉就跟程欢不一样。

程欢自觉自己现在已经很美了,但站在张娇娇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自惭形愧,尤其是目光落到张娇娇手上的书本上的时候。

张娇娇长得可没程恩妮好,如果是程恩妮站在自己面前呢?程欢咬了咬牙,冲张娇娇冷哼了一声,大步向楼上走去。

“神经病吧,这谁啊?”做为后勤主任的女儿,张娇娇在家属院还是很能说得上话的,也没人敢这样直接对她甩脸色。

先站跟程欢站在一起的人出了声,“还能是谁,程家那个拖油瓶。”

张娇娇惊讶地瞪大眼睛,居然是程欢么,她真的一点也没有认出来,化上了妆,程欢是好看了一点,但看着起码二十好几了。

还骚气地穿了件皮草配裙子,看着就更显老了,张娇娇还以为是家属院里哪个哥哥带回来的女朋友呢,没想到竟然会是程欢。

这也难怪程欢冲她甩脸子了。

不过张娇娇毫不在意,就程欢这样的,她也不放在眼里,她才从省城坐车回来,急着回家呢。

而且以前程恩妮也从不让她跟程欢对上,张娇娇都成习惯了,用程恩妮的话说,就是什么都不用做,看着程欢瞎作,总有一天程欢能把自己做死。

当然,这是程欢没犯到她头上,只不过一声冷哼而已,张娇娇懒得跟她计较。

要程欢敢说过分的话,张娇娇才不会饶了她,大不了打一架呗。

程欢回到楼上,看着林秀禾顶着肚子,心神全放在了程嘉宝身上,只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留在南边过年呢,工厂过年不放假的,实在不行,她还能跟她梅舅妈一起过年,不也挺好的嘛。

现在回来,还是要跟程家这老太婆挤一间小屋子,看着林秀禾围着程嘉宝转,自己像个外人。

林秀禾心里觉得很亏欠自己儿子,从到家起,就一直围着程嘉宝哄。

开始的时候,程嘉宝不肯认她,她一抱就哭,只让程奶奶抱,毕竟林秀禾已经走了大半年了,程嘉宝不认得她也是正常。

慢慢大概是感觉到她真的对自己好,或者是认出了妈妈的味道,程嘉宝终于亲近她一些了,但转头就踢了她肚子一脚。

痛肯定是痛的,程嘉宝现在已经不是小婴儿了,每天学走路,正是手脚有劲的时候。

当时林秀禾没当回事,晚上就见了红,吓得她赶紧去了医院,好在去医院及时,孩子还好生生地在肚子里,林秀禾放下心来。

但再回家里,就不敢抱程嘉宝了,只敢坐在一边哄哄他,好在程嘉宝也不在意,你对我好,给我吃糖,就是好妈妈,我才不介意你要不要抱我,反正我有奶奶就行。

看着程嘉宝只亲程奶奶,林秀禾心里肯定酸,但酸也没办法,只能忍着。

“你肚子都这么大了,要不年后就别去了,程欢现在不上班挺好的,让她挣钱就行了。”好不容易老婆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好好亲热,就动了胎气,程志强憋得慌。

自然舍不得林秀禾明年继续南下。

林秀禾怎么可能不走,回来她才发现,她才程志强没有一点感情了,不过是念着程志强能给她一个家,她这里有个退路,她都不想回来。

要钱钱没钱,事还特别多,她当初是多想不开,才跟程志强结婚的?

“就欢欢那点工资怎么行,我现在手里管着事,工资也高呢,这一不去,多大的损失,你算算。”拿蛇拿七寸,林秀禾自然知道怎么让程志强改变主意。

果然,程志强一算钱,立马就不做声了。

光是靠着林秀禾寄回来的钱,他就存了有几千了,再存个一两年,再上积蓄,他就能在客运站里承包一台中巴车,自己跑线赚钱了。

自己跑线可比上班挣得多。

“那行,你去赚钱,等我承包了中巴车,你再回来,到时候我开车你收钱,咱儿子还是养在自己身边的好,你说是不是?”程志强搂着林秀禾,大手摸着她的肚子。

这里住着他的小儿子,再过不久就要出生了,程志强畅想着以后,只觉得分外满足。

林秀禾自然点头,以后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你到时候坐月子怎么办?”程志强再怎么说,还是有些心疼林秀禾的,他只是爱钱,又不是没人性。

林秀禾对此不以为意,她在南边,有阿姨照顾着,住的房子也大,比这里可舒坦多了。

但话肯定不能这样讲,也不能说得太惨,免得程志强让程奶奶跟着去照顾她,那时候才是大麻烦。

“休息个一阵子,正常上班就行,外国人都这样,她们都不坐月子的,再说了,吴梅在那边能帮我把手,欢欢也能带孩子。”林秀禾依偎在程志强怀里道。

程志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月子还是要坐好的,到时候要是顾不过来,你给我打电话,我让妈去照顾你。”

“行。”林秀禾点头。

两人商量着未来,聊着孩子出生以后的安排,倒也和谐万分,挺像那么一回事的。

等到过完年,过了年初二,林秀禾跟程欢就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南边去了。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