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四十九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个年是程奶奶一辈子中过得最风光的一个年,林秀禾带回来的钱和礼物足够多,家属院里哪个不羡慕她,更别提村里那些眼皮子浅的了。

要是程恩妮在家就更好了,毕竟是稀罕的大学生,多给脸上挣光的事。

但程恩妮这个孙女儿算是跟家里彻底离了心,程奶奶只想了想,便把这事抛到了一边去,不回就不回吧,有钱有孙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何况转念一想,程恩妮不在家也挺好的,不会给她添堵不说,要拿程恩妮去外面吹牛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不管怎么说,程恩妮总姓程,总是她们程家的孙女儿吧。

要是早知道程恩妮有如今的造化,当初她就对程恩妮好一点了,但谁知道呢,以后那样胆小懦弱不出彩的小娃娃,居然也有考上大学的一天。

“我们老程家祖上就有这慧根,以后嘉宝肯定也是像他姐姐,是个念书厉害的。”程奶奶无数次这样自夸,说得好像程嘉宝是个神童似的。

说实话,大部分心里都是不以为然的,但谁叫程家出了个程恩妮呢,大多还是附和着追捧着的。

在普通大众眼里,考上了大学,出来以后就是分配当官的,以后说不定还有求上程恩妮的一天呢。

何况现在老家那边谁不知道,程恩妮是个厉害的,会赚钱还能带着别人赚钱,看看胡水英家里,都准备砌新楼房了。

再看看送女儿去程恩妮那里做事的程燕子家和何欢家里,今年过年哪个不是大包小包地回来的。

何欢毕竟是外人,回来得也比较晚,但程燕子还没回来,她家里姐姐就在县里开了服装店,听说就是程恩妮教的,怎么进货怎么卖。

没见程燕子家里父母脸上的笑都拢不住嘛。

由此可看,程恩妮虽然跟自家父母爷奶不亲,但同同族的亲戚还是有几分善意的,虽说不大看得上程奶奶,但最好也别得罪就是了。

大家言语上捧着程奶奶,但真正亲近的还是胡水英一家,谁不知道程恩妮就跟这叔奶奶一家亲。

跟胡水英一家打好关系,说不定哪次有机会,就能把自家孩子送到程恩妮跟前去,也带着他们过上好日子,这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意思。

程恩妮没回来过年,虽然电话里程恩妮总说自己一切都好,但胡水英没看见,总归是提着心的。

胡水英找程燕子和何欢了解问了下程恩妮的生活状况,得知程恩妮一切都好,才算是放下心来。

程恩妮不回来过年,程志强一家连问都没来问一句,胡水英心里其实是挺失望的。

本以为老家这边就她们家和陈虹还惦记着程恩妮,没想到年二十九的时候,姚美华和朱桂先上了门。

他们是来接程恩妮去家里过年的,只不过没想到程恩妮压根没回来而已,看得出来,朱桂先是真想对程恩妮这个继女好的。

胡水英决定等年后,还是要好好写信跟程恩妮说一说,不管姚美华以前怎么样,至少现在是好的,这有妈跟没妈,对一个人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

……

老家发生的事,程恩妮并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兴趣知道。

她跟谢茂衍才确定关系,正是新奇有趣的时候,两个人什么都不用说,哪怕只是在书房呆一下午,都觉得空气是甜的。

明明以前两人也经常呆在书房,各自学习和工作,但现在的感觉和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

学习累了,两人就一起出去走走,学校附近虽然冷清,但也有两个小公园,可以走一走散散心,

可惜这样闲散的日子没几天,初三开始,谢茂衍就要忙公司的事情,而且因为年后几个大项目的启动,他比去年时更为忙碌。

但不管再忙,每天的晚饭谢茂衍是一定会回来吃的,哪怕吃过后还要出去忙。

程恩妮还没到开学的时候,每天在家里看看书,琢磨琢磨做什么好吃的,顺便准备一下开学前南下进货的事情。

这次进货年前就说好了的,程燕子也跟着一块去,给程恩妮搭把手,另外程燕子的姐姐也会在南边跟她们碰头,说是要好好跟程恩妮请教一下。

程恩妮从来是不吝啬于教别人的,只要你问,懂的都会告诉你,但你要是自己不问,盼着师父自动上门教,那也是不可能的。

对于所有努力挣生活的人,程恩妮都是有好感的,她上辈子难的时候,其实也特别盼着有人可以问一问,有个师傅能领她进门。

南下的车票定到了初六,程恩妮初五接到了程志强的电话。

说实话,还挺意外的,上辈子自打她南下离家,程志强就对她不闻不问,只要工资按死到卡上就行,完全没管过她的死活。

可能是这辈子她不给钱的缘故?

程志强打这个电话,其实就是听说姚美华年二十九去了胡水英那里,感情突然上来,还特意去找胡水英要了电话号码,才打的。

虽然程恩妮不在家,人在外地没回,姚美华也没有接到人,但程志强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程恩妮,不要被姚美华装模作样给骗了。

之前倒是闹过不愉快,但程志强觉得,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父女间没有隔夜仇,再说他都主动给程恩妮打电话了,等于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低了头。

程恩妮则是因为跟谢茂衍确定关系心情好,跟程志强说话比起之前,和颜悦色了许多。

程志强先是说了姚美华的事,程恩妮随便听听也就算了,对程恩妮的态度,程志强是满意的,反正他是不乐见于程恩妮跟姚美华和好的。

其实父女两个也没什么好说的,说完姚美华的事情后,程恩妮见程志强说不出什么别的来,就准备挂电话了。

但程志强没让,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跟程恩妮抱怨了一下林秀禾跟程欢元宵都没过完,就走的事儿。

“你要实在舍不得,跟着去不挺好的吗?”说到这里,程恩妮也来了兴致。

程志强也动过心,实在是林秀禾每个月寄回来的钱不少,还有给程嘉宝的零食玩具,都是一笔不小的数。

但客运站这里的工作程志强也没法丢,这可是铁饭碗,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做为客运站的正式职工,程志强很有一份公家人的骄傲。

“那不行,我这工作可不能丢。”虽说客运站工资没有林秀禾那边高,但客运站福利好啊,以后国家还给养老的。

程恩妮笑了笑,她自然知道程志强是在担心什么,“你可以办个内退,把工作授出去,这样以后养老还有,还能一次把几个后的工资拿齐,多好。”

程志强还真没想过这事,他这个年纪,内退是早了点,但也不是不可以操作,工作授出去也是个法子,能进一笔整钱呢。

授是他们本地转卖的一种土话,是买卖交易的一种。

说实话,程志强心动了,然后程恩妮给程志强仔细分析,分析了去南边的好处。

这分析并不是毫无依据的,要知道程志强可是说了,林秀禾现在可是一家大厂子的总经理。

程欢一去,就给安排了个很好的工作,程志强去,肯定也能立马有新工作,工资肯定也不能低。

何况程志强还有一技之长,他能给人开车,技术还很不错,开车在后世几乎是大部分人都会的技能,但放在现在,会的人可不算多。

所以哪怕没有林秀禾在,程志强只要能踏实干事,也能找到一份待遇不错的工作,现在不还有林秀禾么,双重保险。

“正好程嘉宝还好,一直没有妈妈在身边怎么行,客运站的房子能留就留,留不了还回去,老屋不还有你半间吗?”程恩妮扶了扶腰,站着说话,果然不腰疼。

提到房子,程志强又有些不情愿了,到兜里的再掏出去,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但程恩妮给他算了笔帐,以林秀禾现在的工资,加上程欢的,他再去南边后,随便奋斗个两三年,就能买起县城一套大房子了。

“我再好好想想。”决定不是那么容易下的,程志强这样道。

程恩妮无所谓,程志强只要心里有了想南下的种子,就一定会发芽,然后越长越大,很快就会耐不住,选择离开的。

不再管程志强那边的事,程恩妮挂了电话,就去买了两条鲜鱼,准备晚上炖鲜豆腐汤,下火锅吃。

天气冷的时候,还是吃火锅舒坦有气氛。

“明天几点的火车,我去送你。”如果可以,谢茂衍更想一直陪着程恩妮南下去进货,但程恩妮不会同意。

程恩妮回想了一下,“上午十一点的火车,你上午不是有会么,我自己去就行。”

反正她们这里有趟公交车是直接到火车站的,都不需要另外转车。

“会议可以挪到下午。”谢茂衍把鱼嘴那块的肉挟给了程恩妮,又给她烫了两筷子香菜。

程恩妮想了想,点头,既然谢茂衍都坚持要送她,她也实在没有必要事事要求自己顾全大局,会议挪一挪也不是什么大事。

看到程恩妮点头,谢茂衍立马笑了,“开服装厂,做自己的品牌,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想法一直就在谢茂衍的脑海里,实在是每一次程恩妮南下进货,回来那样辛苦的样子,谢茂衍看了心疼极了。

服装行业的利润是很大,如果程恩妮真的想做,他完全可以支持她开服装厂,而不是为了个小小的服装店,起早贪黑跑那么远去档口抢货。

“做自己的品牌自然是好,这是我之后打算的,不过现在还不着急。”程恩妮挑眉看向谢茂衍。

自从选了在学校门口开服装店,程恩妮的打算就是自己以后开厂做自己的服装品牌。

要知道衣食住行,衣可是排第一位的,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在穿着上会更加地用心,未来前景可观。

而且,“你所有工作上的事情,我不干涉,同样,我以后想做的事,我也希望你不要插手。”

察觉到自己把两人分得太清,程恩妮立马又补了一句,“如果有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一定求助。”

本来谢茂衍的心情因为程恩妮的互不干涉而失落,但听到程恩妮这样讲,谢茂衍心情立时恢复了大半。

虽然他很想把自己所拥有的通通给程恩妮,但他也理解程恩妮想自己做一份事业的心情,她本来就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样。

第二天,谢茂衍送程恩妮到了火车站,把她送到火车上,等火车驶离后才出了火车站赶去办公室开会。

年后,谢令君安排好食品厂那边的事情,终于到江省这边来报到了,他还是担任副总的职位,负责在前线替谢茂衍开疆扩土。

“这不是我小叔原先的住处,他现在不住在这里吗?”会议结束后,谢茂衍的助理带谢令君去住处。

这处房子还是谢令君让人找的,房子很新也很大,还很干净,明显就是有人经常来搞卫生,但整个房子没有一点儿人气,明显就不像有人住过的样子。

“谢总另有住处。”助理微笑着把谢令君领到房,就不再多说。

谢令君也没再多问,谢茂衍的助理跟了谢茂衍很多年,最是忠心。

一般人很难从他嘴里问出谢茂衍的讯息来,谢令君以为自己身份不一样,没想到,跟外人也没什么差别。

反正他之后都会在江省,谢茂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肯定能知道,有些事瞒是瞒不住的。

虽然程恩妮这两天不在家,但只要工作忙完,谢茂衍就会第一时间回家。

是家,以前谢茂衍住过的地方,于他而言,都是住处,只有这个小院子,才是家。

到了程恩妮回来的那天,谢茂衍早早就等在了火车站,以前程恩妮每次回来,他都没有什么好的借口去接她,现在总算是名正言顺了起来。

程恩妮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了谢茂衍,这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她习惯了做什么都是一个人,现在突然有个人会等着她,陪着她的感觉,其实也还不错。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