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五十章 不要脸!

程燕子在羊城跟程恩妮碰的头,然后一起进货再回来,现在肯定是跟着程恩妮一起的。

现在从火车站回去,自然也是跟着程恩妮和谢茂衍一起回去。

“幼不幼稚,她还是个孩子。”见谢茂衍脸色不太好,程恩妮暗暗瞪了他一眼。

谢茂衍默不吭声,沉默地把程恩妮的行李往车后放,“她麻烦。”

多个外人在,做什么都不自在,刚刚他接到两人时,顺手想牵住程恩妮的手,可程恩妮躲开了,这一点让谢茂衍很不高兴。

不用想,肯定就是因为这个程燕子在身边,程恩妮才会这样的。

程恩妮听了笑起来,轻轻握了下他的手,“就这一回,以后都不带她了。”

“不行,你一个人太累。”虽然程燕子麻烦,但有她在,能帮程恩妮做不少事,每次程恩妮进的货都很多,多个人抗也是好事。

听到这里,程恩妮笑起来,满眼都是甜蜜,虽然讨厌程燕子麻烦,但考虑到她,谢茂衍却愿意忍受这样的麻烦。

“刚刚不让牵手是因为燕子她人小,憋不住话,我怕她看到了跟家里说,要是传到我堂婶和干妈耳里,她们肯定会来问我。”牵手的事,程恩妮也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要是胡水英和陈虹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不用想,肯定是不能同意她这么早就找对象,要是知道他们俩住一起,那还得了。

“到时候要是她们杀过来,把你赶出去,我可没办法保你,所以为了避免麻烦,你忍一忍。”

蛇拿七寸,比起一时不能牵手,显然是不能跟程恩妮住在一起更难熬。

谢茂衍,“……好。”

上了车,程燕子坐在后车座,整个人激动得不行,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坐小汽车呢,程恩妮一上车,程燕子就跟她分享自己的兴奋。

从火车站到店里,一路上程燕子就叽叽喳喳地没停过,也不知道她怎么有那么多的话说。

好不容易看着程燕子进了店里,程恩妮赶紧笑眯眯地先握住谢茂衍的手,谢茂衍横了她一眼,脸上终于带起了笑容。

……

店里何欢已经到了,她正在后面屋里搞卫生,顺便收拾行李,见到程燕子进来,忍不住就问,“不是说昨天就要来上班的吗?你怎么今天才到?”

虽然语气还算平和,但话里其实已经有了质问的意思。

“我昨天去羊城了,跟恩妮一块进货回来的。”程燕子理所当然地道,然后从行李里掏从老家带来的东西,高高兴兴地冲何欢道,“我妈给我带了炒的干米粉,以后夜里肚子饿了咱俩一起吃。”

何欢整个心神都已经被程燕子又跟着程恩妮去进货这事给吸引了过去。

再看一眼满脸高兴的程燕子,何欢默默咬了咬牙,没有接程燕子的话,吃什么吃,她才不稀罕程燕子的破米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何欢突然冷下脸,但程燕子也是会看眼色的人,也不瞎嘀咕了,动作极快地整理着手里的行李。

等把屋子收拾好,行李整理完,何欢准备去煮饭了,程燕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恩妮姐让我们晚上去旁边的饭店吃饭来着,现在几点了?都七点了,咱们过去吧。”

“你怎么现在才说,程燕子你故意的是不是!”其实饭还没有开始煮,但何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生气。

程燕子被吼得一蒙,莫名有些心虚,“我刚进来的时候,才说了两句话你就没理我了,然后我一时没想起来嘛。”

何欢都要被气笑了,难道这还怪她。

不过到底是程恩妮请吃饭,何欢气哼哼地收了东西,重新换了身衣服,跟着程燕子一起出了门。

她们到的时候,程恩妮也刚到,不过程恩妮并不跟她们一起吃,她就是过来给点个菜,再买个单的。

别看谢茂衍别的都好,但是占有欲特别强,本来就因为从省城回来的时候,车里多了个程燕子不高兴,再要知道程恩妮不在家吃晚饭,估计会气死。

不过若是程恩妮说,谢茂衍倒也会同意,他一般都是自个儿生闷气,但程恩妮这不是怕他气着自己么。

让程燕子和何欢自己点,两个小姑娘肯定不敢点贵些的肉菜,程恩妮来了,能给她们多点两个菜,反正吃不完还能打包回去。

“恩妮姐,你不跟我们一起吃吗?”何欢笑着问。

一般三个人的情况下,何欢话都是不多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程燕子话比较多,今天难得地何欢主动搭话。

程恩妮替她们点了干锅,点了两个肉菜,又点了两个下饭菜才合上菜单,“我不跟你们一起吃了,家里还有事,你们吃好就行。”

把她们这里安排好,程恩妮就出了饭店,才走没两步,就见到了站在路边等着她的谢茂衍。

“不是去隔壁奶奶那里换煤火去了吗?”程恩妮快步跑过去,把手塞到谢茂衍的手心里。

现在天不冷着呢,程恩妮还是要煤炉取暖的,去提煤炉才发现,她离家这两天,火早就灭了。

正好她出来的功夫,谢茂衍去跟隔壁爷爷奶奶换个煤火,没想到他这么快弄好就过来了。

谢茂衍抓着程恩妮的手,塞到了棉衣口袋里,一般冬天谢茂衍都是不穿棉衣的,穿羊毛衫搭羊毛大衣比较多。

但自从跟程恩妮在一起后,他都会穿上棉衣,因为棉衣口袋比大衣暖和。

“奶奶直接给了我一炉火。”谢茂衍正经脸,没告诉程恩妮,他跟隔壁奶奶卖了个惨,说自己在外头跑了一天,冻透了。

奶奶心疼他,把自己用的炉火直接给他拎走了。

程恩妮没有多想,高高兴兴地挨着谢茂衍,问他晚饭想吃什么,是吃腊猪脚火锅呢,还是吃清汤火锅。

两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目光带着仇视的徐向东。

徐向东提前返校,一是想在开学前,努力一把,把学习成绩提一提。

他自从没有班干部的职务后,虽然失意了一阵子,但很快就振作起来,把精力放在了学习上,可让他郁卒的是,期末考试他竟然没有考过程恩妮。

明明看程恩妮也不是多努力的样子,但程恩妮居然考了个第一,把他这个第六踩得死死的。

这徐向东怎么能忍,这个寒假他一直在家复习,但家里的条件只有那么好,根本没有好的学习环境,所以他早早离开了家。

再就是徐向东想在辅导员面前好好表现表现,看能不能把上学期失去的印象分补回来。

没想到居然让他看见了这一幕。

程恩妮居然跟她的小舅舅那样亲密,牵手!依偎!这分明是情人对象间才会做的事情!

难怪程恩妮家里没有长辈在,这样见不得人的关系,哪里敢在有长辈的眼皮子底下进行,这是乱伦!

想到这里,徐向东突然兴奋起来,他好像发现在了不得的事情,如果拿这个去要挟程恩妮的话……

不行不行,要挟程恩妮一个学生有什么用,虽然程恩妮家庭条件好一点,但他决不会为了那点钱而因小失大。

他要去系里举报程恩妮,他要替自己正名。

程恩妮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徐向东后悔极了,他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幸好他及时止损,没有跟程恩妮在一起。

想到就去做,徐向东回到宿舍后,立马洋洋散散写下一封举报信,他之前在学校一才子著称,现在举报信也被他写得情深意切。

可惜,学校还没有开学,虽然宿舍开放给提前返校的学生住,但校内领导和辅导员都没有上班。

徐向东只能按耐住,想把心思都放到学习上。

但注意力这个东西,对本就薄弱的人来说,一旦被转移,就很难再转回去,徐向东就是这样。

只要一想到开学以后,程恩妮就会从道德的神坛跌落,他就兴奋得不得了,畅想着程恩妮事发后,领导老师们痛心疾首地看程恩妮,对他满是歉意的目光,徐向东就兴奋得不得了。

等到那时候,他的班级职务肯定也能恢复,那他就不必非得在学习上争光了,第六已经很不错了,他只要努力保持住就好。

本来徐向东还想去跟踪的,但是他被打怕了,再三犹豫过后,还是没有去。

反正看程恩妮他们那毫不遮掩的样子,到时候学校去周边一调查,有的是人替他做证。

程恩妮可不知道徐向东处心积虑地要扳倒她,她事情多着呢。

这次进的货比较多且杂,她得带着程燕子和何欢在开学前把货物全部整理上架,并且记录好,库房也要清点一遍。

还有开学的促销活动要准备,开学可是学生一学期里最有钱的时候,促销活动一定要做好。

这也是她安排程燕子和何欢提前过来的原因。

要是以前,程恩妮在店里忙到多晚都没有关系,但现在不行了,家里有个黏人的谢茂衍,她得时时注意着时间,不能因为忙碌,错过跟谢茂衍独处的时间。

当然这也是因为谢茂衍同样忙碌,两人能呆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没有一般对象那么多,所以两人都很珍惜。

回去过了个年,何欢变得积极很多,有问题也会主动问程恩妮了,只要她问,程恩妮都会教,有些地方还是手把手的那种教。

程燕子也学得很认真,她现在肩负重任,除了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她还得在程恩妮这里学经验,再远程教给自己的姐姐。

“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不能一切照搬,你让你姐姐根据去年几年月的销售情况做活动。”程恩妮多叮嘱了程燕子两句。

怕这个傻妞原计划照搬,却不适合那边的情况。

程燕子点头,“哦哦,我会跟姐姐说的。”

何欢在旁边认真地听着,仔细地把程恩妮的话都记在心里。

等店里的事情理顺,学校也差不多要开学了,知道程恩妮一开学,怕是也没有多少闲的时候,谢茂衍特意抽了两天空,跟程恩妮去了趟江省有名的景区。

上辈子程恩妮就是个劳碌命,哪有空闲去看山水呀,她一刻也不敢停下来,生怕一不小心,辛苦打拼的家业就没了。

谢茂衍同样是个工作狂,他在比程恩妮年纪更小的时候,就接手的谢氏,一路到现在,别说山水了,就连城市里的公园,他都没有去过几次。

好不容易去掉念故友,却又病发晕倒。

不过如果没有那次晕倒,他也不会认识程恩妮,如以俗话说得好,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两人爬爬山看看水,去寻访有野味的农家小院,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你要是喜欢,放假我们再来,我们住一个假期。”谢茂衍看得出来程恩妮很喜欢山里的生活。

程恩妮瞅了他一眼,“偶尔放松一下就好,长住就没有意思了。”

要空出一个假期的时间,谢茂衍是打算在她上学期间不要命地工作吗?

回到学校,程恩妮还没进教室,就被人请到了系里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系里领导在,辅导员也在,徐向东也在,所有人表情都很严肃,徐向东看到程恩妮后,更是一脸的得意。

程恩妮挑了挑眉,徐向东这蠢货又想搞什么?

等辅导员把事情跟程恩妮一说,程恩妮立马就笑了起来,“老师,徐向东同学是诬告。”

“诬告!我告诉你,你跟你那个小舅舅,手牵着手紧挨在一起,是我亲眼所见!”徐向东没想到程恩妮居然这么冷静,当即高声道。

说完,怕老师们不信,徐向东又补了一句,“当时我和班长几个去你家吃饭,可是你亲口说的,那姓谢的是你小舅!”

程恩妮点头,“我确实这样向你们介绍过,我也确实跟他在一起。”

听到程恩妮亲口承认,办公室里的老师们脸色都变得极严肃起来,徐向东则是一脸得意,没有办法不承认了吧,这次看你还要怎么狡辩。

“不要脸!”徐向东啐道。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