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冰糖葫芦

谢令君自认对谢茂衍这个小叔十分了解,但从去年开始,谢令君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谢茂衍,到了今年更是有一种,事情完全超出掌控的心慌感。

谢茂衍变了,整个人都变得跟以前不同起来,那种微妙的变化,别人可能感觉不到,但从小跟谢茂衍一起长大的他,却再清楚不过。

他们俩年龄差了五岁,他懂事的时候,谢茂衍还是襁褓中的婴儿,虽然两人差了辈份,但在谢令君心里,谢茂衍始终是那个跟他一样,在谢家艰难求生的孩子。

哪怕如此谢茂衍如今在谢家地位高,在公司的事务上,更是一言堂,谢令君心里的感觉始终没有变过。

“去查一下谢总最近的行踪。”谢令君缓声道。

挂完电话,谢令君又沉思了片刻,才翻开秘书送来的文件,开始处理手头上的工作。

开学日子就变得忙碌起来,要上课,要抽空顾着自己的小店,还在顾着谢茂衍,上学期程恩妮很多时间都是在图书馆,但现在大部分空闲时间都耗在了自家书房。

好在她沉得下心来,谢茂衍也有许多工作要忙,不会时时打扰她,两个人只要在一个空间就好,所以学习的效率并不比图书馆差多少。

“怎么一直皱着眉头,公司的事情不须利?”当初谢茂衍跑到她这里来借宿时,程恩妮还意外,为什么谢茂衍会出现在江省。

但自打知道谢茂衍老早就惦记上她后,程恩妮对谢茂衍把发展重心挪到江省就毫不意外起来。

只不过,比起原先有魏家照拂,江省这边的工作明显要难开展一些,许多有关系都需要重新打通。

“一些小问题,今天的学习任务完成了?”谢茂衍放下文件,伸手牵住程恩妮的手,仰头语气轻松地问她。

这男人……程恩妮大拇指轻轻地摁在谢茂衍的眉心,“眉头还皱着呢,在我面前装什么呀,遇到问题是很正常的事。”

“不想让你担心。”谢茂衍笑起来,他确实挺累的。

但比起累,他现在更多的是高兴,因为程恩妮的关心,因为程恩妮一眼就能看穿他的伪装。

程恩妮白了他一眼,嘴角却带着笑意,“我才不担心。”

说完,程恩妮就要抽出手去。

放学回来她就在灶上炖了汤,现在得赶紧去看看才行,别烧干了。

“别动,让我牵一牵,汲取一些力量。”谢茂衍拉着她的手,没松开。

两人确定关系到现在,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但到现在为止,最亲密的也只有牵手而已。

程恩妮能够感受得到,谢茂衍无时无刻不想要亲近她,但他又十分克制,一直站在安全线以内,没有越雷池半步。

程恩妮没动,让他牵着,大概五分钟过去后,程恩妮提醒他,“再不松开,锅就糊了。”

已经隐隐闻到一点点烧干的味道了,谢茂衍这才松开手,程恩妮立马冲出书房,跑到了厨房里。

锅已经烧得只剩下一个底了,好在还没有糊,可以挽救。

程恩妮在厨房忙的时候,谢茂衍继续在思考工作上的难题,久思无果后,谢茂衍放下工作,去给程恩妮打下手,顺便放松放松脑子。

吃过晚饭,谢茂衍负责洗碗,程恩妮负责简单地收拾一下家里,谢茂衍不必出门应酬,两个便按惯例手牵手出去散半个小时步。

“敏君今天打越洋电话过来了。”程恩妮扭头看了眼谢茂衍,问他,“为什么敏君会一副感天动地,小舅舅终于有人要了的表现?”

而且一上来就开口喊舅妈,把程恩妮吓了一大跳。

要知道最开始的时候,程恩妮还为不知道怎么跟谢敏君交代两人的关系而纠结挣扎过呢。

不过喊完人,谢敏君也没掩饰自己的怒气,这样大的事,她居然是从张娇娇嘴里知道了,这不是又被张娇娇生生压下了一头么。

电话里谢敏君要求程恩妮这个新任舅妈,重新换一下心里的排序,她小舅是第一,她这嫡亲的外甥女肯定得第二,第三才能是张娇娇那小丫头。

程恩妮哭笑不得,对谢敏君的关注意十分无奈,要早一点知道谢敏君居然是这个态度,程恩妮就不用纠结了,当时就直接跟谢敏君说了。

“大概是我没有女人缘?”谢茂衍也一无所知。

程恩妮才不信谢茂衍会没有女人缘,明明就长得一副很招女人的样子,而且多金有能力,想迎难而上的女性不知道会有多少才是。

不过程恩妮仔细一想,从她认识谢茂衍起,确实没有在他身边看过除家人以外的其他异性。

公司的人?程恩妮仔细想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女性的存在。

“你难道就没有一个女同学吗?”程恩妮好奇地问。

程恩妮觉得自己心态跟孩子玩不到一块去,自认为自己没几个同龄朋友,但重生后高中两年读下来,有联系的男女同学竟然也有几个。

到现在为止,除开张娇娇外,杨新宇和另外几位同学,还会跟程恩妮写信呢。

但凡他们写信过来,哪怕只回寥寥两句,程恩妮也一定会回信,所以联系竟然也一直维持了下来。

谢茂衍摇了摇头,“没有,我没在学校上过学,都是在家里接受教育。”

说起这个,谢茂衍的脸色肉眼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甚至泛着一丝苍白,程恩妮明显感觉到,过去的事是谢茂衍不想提的事。

“居然没在学校上过学,你这话说出来,也太招人恨了吧!”程恩妮甩了一下谢茂衍的手,俏皮地道。

谢茂衍的思绪瞬间从过去抽回来,脸上重新有了血色,听到程恩妮的话谢茂衍笑了一下,但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过去的事,其实也不是不能提,只不过提起来是个很长的故事,谢茂衍正准备开口,结果程恩妮已经把注意力放到了别的地方。

“那里有藕卖,咱们买一点炖骨头吧。”不远处有担着箩筐从乡下上来卖藕的老人,程恩妮立马扯着谢茂衍走了过去。

买完了藕,还有卖别的蔬菜小吃的,自从一开学,沉睡的大学城仿佛一下子活了过去,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有各种小商小贩。

“想吃糖葫芦。”程恩妮远远瞅见卖糖葫芦的,立马又拉着谢茂衍走了过去。

这种时候,谢茂衍自然就把心里冒起头的沉重过去给忘了,一边嫌糖葫芦不好吃,一边给程恩妮买了一串。

程恩妮才不管他呢,拿到糖葫芦先咬了一颗,“刚吃完饭,正好吃点山楂消化一下,你也吃一颗。”

说着话,糖葫芦直接怼到了谢茂衍的嘴边,谢茂衍,“……”

默默地咬下一颗,然后就见程恩妮瞬间眉眼弯起来,正好这时候谢茂衍咬开糖衣,瞬间被酸得眉头紧皱,还差点被山楂籽崩了牙。

“甜不甜?”程恩妮坏心眼地问他。

谢茂衍不爱吃酸,但还是闭着牙给嚼了,咬牙道,“你给的都甜。”

程恩妮瞪了他一眼,“说谎!”

然后高高兴兴地拖着谢茂衍往别的地方去,半条街走下来,程恩妮手里的糖葫芦就只剩下根竹签子,竟然是被她直接给吃光了。

发现程恩妮爱吃糖葫芦,谢茂衍默默把这事记在了心里。

逛了一圈回来,谢茂衍手里已经提满了接下来两天的菜,还有程恩妮想吃又吃不下的小零嘴儿。

不远年,一辆小汽车默默地跟了他们一路,然后在程恩妮他们往回走的时候,转弯,消失在大学城里。

谈恋爱是件很幸福的事,尤其是热恋期的时候,任何一件小事都值得开心和纪念。

第二天程恩妮放学回家,还没到家门口呢,远远地就闻到了一阵糖味儿,到家一看,谢茂衍提前下班回来,在厨房做冰糖葫芦。

“……”程恩妮。

上好的山楂大果,洗得干干净净,黑色的小毛刺也都挖了干净,硬籽全部剔除,糖衣是用冰糖熬的。

一口咬下去,是那种爽口不粘牙的甜,山楂沙沙的,不是特别酸,但又有一点点酸,酸甜酸甜,跟昨天的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还不用吐核。

“好吃吗?”谢茂衍有些紧张地问程恩妮,他这也是第一次做。

事实上,在程恩妮回来之前,他已经做了两锅了,不过都失败了而已,这一锅是做得最好的。

“好吃。”程恩妮其实对糖葫芦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偶尔会想吃一下,昨天更是为了转移谢茂衍的注意力才吃的。

当然,今天的跟昨天的肯定不一样,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葫芦。

然而,等到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桌上都出现在冰糖葫芦后,程恩妮,“……”

她好像要长驻牙了。

程恩妮对谢茂衍这种,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就一个劲地投喂,吃到你生理性厌恶的行为表示十分服气。

跟谢茂衍说了后,谢茂衍居然还很委屈,“你只有对糖葫芦表现过特别的喜欢。”

别的零食程恩妮都只是泛泛,虽然家里都备齐了,但程恩妮吃的时候并不多,好不容易发现程恩妮的喜好,谢茂衍一个没注意,就投喂过度了。

“再好吃的东西,天天吃也会腻的。”程恩妮无奈极了。

在程恩妮表示抗议后,谢茂衍收敛了自己的行为,但程恩妮很快发现,家里桌上会出现各种酸甜口的小零食,量不多,品种常换。

再看看谢茂衍那自以为不动声色,其实老盯着碟子的眼神,程恩妮无奈又甜蜜。

可能是她上辈子太苦,所以老天爷把谢茂衍给她,要让她把亏欠两辈子的糖都吃够吧。

程恩妮开学两个月的时候,又接到了一个程志强的电话。

程志强已经办了内退,工作顶给了别人,说是顶,其实是私底下卖给了别人,拿了钱已经搬出了客运站的家属院。

“我这里只有你秀禾姨汇钱来的地址,不知道她在哪里工作呀。”程志强有些犯愁,自己想不到办法,只能来问程恩妮。

也不是他没问林秀禾,是林秀禾压根就不支持他去南方,死活不肯告诉他地址。

本来程志强都被林秀禾说服了的,有个铁饭碗在手里安心,但在家属院里一个以前的同志停薪留职,南下再回来,一副发了大财的样子后,程志强按耐不住了。

本就野了的心一下子就没有办法安放起来,正好那段时间林秀禾的电话也打不通,他就自作主张把工作的事按程恩妮说的办妥。

“她没给家里写过信,没说过自己上班的厂叫什么名字?”程恩妮问。

程志强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你秀禾姨都是打电话回家,等等……程欢好像写过信给于杨,那我等下去于家问问,看信还在不在。”

电话里程志强说话的语气特别迟疑,感觉对南下的事特别犹豫的样子,顾虑重重。

程志强在县城工作了大半辈子,虽然是开着车到处跑,但见过的世面,只有县城这么大点的世面,对前程未知的南下之旅,心里自然是害怕的。

“你怕什么,林秀禾不是在大厂当领导吗,有熟人好办事,这熟人还是你自己老婆。”程恩妮很想怼程志强,上辈子她被吴梅带着南下,可没见你这个当爹的担心女儿害怕。

听到程恩妮的话,程志强一想也是,兴冲冲地挂了电话,就去客运站那边,找于家要信去了。

程欢写来的信,陈虹怎么可能还留着,她们家看都没看,就直接扔垃圾桶里了。

程志强无功而返,想了想,又跑去林秀禾娘家问情况,林秀禾南下那么久,也给娘家汇了两次钱,都是汇给她老娘的。

至于信是没有的,不过程欢给她表妹写了信,程欢舅妈去儿子屋里翻了翻,没找到信,倒是找到了她女儿抄在本子上的地址。

有了地址,程志强就准备南下去找林秀禾母女了,临行前,程欢舅妈把自己的闺女塞到了程志强那里。

“她姑姑不是快要生了嘛,秀禾要上班,你一个大男人也是要工作的,不能带孩子,把你们外甥女带上,帮你们洗衣做饭去。”这是程欢舅妈的原话。

程志强开始还不同意,这多一个人就是一个人的车票钱,但听到后面的话,又动摇了。

这自家人,管吃管住就行了,要是另外找人,还得另外花钱呢,那就带着吧。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