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五十三章 暗潮浮动

电话里,程恩妮压根就没提在南方当小包工头的小叔,小叔这些年大概是没赚钱,连年都没有回老家过过,程恩妮不想给这个小叔添麻烦。

不过程恩妮不说,程志强自己也能想起来,毕竟是自个亲弟弟,想到还有个亲弟弟做退路,程志强心里就安定了一些。

把程奶奶和程嘉宝送回老家,应承程奶奶,他一定不会像小弟一样,去了就好几年不回来,应承等他稳定下来,赚了大钱,一家接程爷爷和程奶奶去大城市享福。

就这样,程志强领着外侄女一起踏上了南下的火车,而林秀禾对此一无所知。

火车哐哐到达,下车的时候,程志强说实话,心里是慌张的,但好在坐车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南下讨生活的老乡。

他们好些已经不是第一次往南边来了,听到程志强打听地方,也告诉程志强怎么转车能到。

程志强领着外侄女,跟着老乡们一起下了火车出了站,然后去了客运站,寻找去程欢寄信地址的大巴车。

客运站是程志强熟悉的地方,哪怕是别的城市的客运站,程志强也并不十分陌生,找到售票处,买了两张票,两人顺利地坐上了大巴。

虽然在火车上,就听老乡说过,程欢工作的工厂很偏僻,但程志强没有想到,会这么偏僻。

下了大巴车后,他们转了公交,又搭了摩托车才到地方,虽然坐错公交车耽误了一点时间,但忽略这点时间不计,总时长是真的不少。

两人站在厂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现在还是找人要紧,程志强赶紧拿着地址去问门卫,门卫倒也见怪不怪,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让他们等着,就去喊人了。

程欢来得很快,比起过年的时候,程欢的打扮又时髦了一些,脸上的妆也更浓了一些,说实话,并不好看。

“爸,玲玲?你们怎么来了。”程欢忙上前去接林玲手里的行李,“你们吃饭了吗?”

林玲轻轻地摇了摇头,“表姐,我们十点多下的火车,中午都没吃呢。”

程欢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她也没多说什么,把领班开的条子给门卫看了一眼,就领着两人出了厂大门,她准备先带他们去吃东西。

这里其实已经是乡下的乡下的,厂子外头挺荒凉的,也不知道程欢带着他们怎么拐的,左拐右拐后,便到了一条还算繁华的小街。

坐下来边吃饭,边聊起这一行的事,程欢告诉程志强,他买错了火车票,去了更远的那个火车站,所以到她这里才这么远。

晚饭吃的是简单的快餐,跟程恩妮在县城让胡水英搞的那个差不多,不过店里生意看起来不太好,交了钱饭菜管够,吃完可以自己去打。

饭菜味道并不好,但程志强和林玲都饿狠了,也管不得好吃不好吃,只不停地吃着。

“我也不知道我妈在哪里上班。”说到林秀禾的住处,程欢有些烦恼,她到了南边后,住的是吴梅的家。

没住两天,她妈就给她安排到这个厂里来了,离吴梅那里还挺远的,好像离她妈工作的厂子也很远。

每次程欢休息,都是跟林秀禾约了在外头逛街见面,林秀禾给程欢买了衣服吃的后,程欢就自己回厂里休息。

因为每次出门,都能收获漂亮的衣服和好吃的,程欢对林秀禾到底在哪里工作并没有什么在意的,反正又不是不能见面。

连程欢都不知道林秀禾在哪里工厂,听到这里程志强皱了皱眉头,本能地觉得不对。

但这时候正在吃饭,还是吃得又快又急,混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胃部,程志强根本没有往深了去思考,一下就把这不对的感觉给忽略了过去。

“吃完饭我去给我妈打个电话吧。”程欢对程志强不要铁饭碗的工作没什么感想,要她来说,这才是对的,到南边来打工,钱更多。

还有林玲这里,程欢在舅舅家里确实过不好日子,总是被舅妈阴阳怪气地挤兑,还被当成保姆一样地使唤,但她跟林玲这个表妹关系还是可以的。

不然她也不会单独给林玲写信。

其实信里程欢就跟表妹描述过,南方有多么多么地好,城市是多么地繁华,工厂的工作是多么的轻松,拿到的工资还多。

她还跟林玲说了,自己有钱以后,能够自主做许多事情,虽然有一定的炫耀成分,但程欢也是真心想跟林玲分享的。

“表姐,我能在你这里一起工作吗?”林玲年纪不大,如果不来南边的话,她应该在学校念初三。

不过程志强这不是要来么,她就被她妈直接塞过来了,到时候直接去学校领毕业证就行,反正学费都交了的。

“你年纪还不够呀。”程欢也在信里说过,让林玲毕业后南下来找她,她给安排工作,但绝不是现在,“我们厂里不招童工的。”

林秀禾给程欢找的厂子,肯定是正规的厂子,能学门手艺不说,工资福利也不错,加班也没有某些黑厂那么狠那么多。

林玲她妈早打听过这个问题,她掏出身份证给程欢看,“我妈给我把年龄改大了两岁。”

看到身份证,程欢立马不皱眉头了,南边厂里大多是一直招工的,她们厂也是,她现在在厂里也做了快一年了,介绍自己的妹妹进去,肯定没问题。

程欢拍着胸口说这事包在她身边,还跟林玲说等进了厂以后,想办法给她调个宿舍,让林玲住到她的宿舍去。

林玲自然是好的,别看她脸上看不出什么,但心里一直挺慌的,对未知的害怕非常多。

她们两姐妹商量这些事,程志强也不插话,专心地吃着他的饭,直到吃得再也撑不下,他才放下筷子,“现在去打电话吧。”

吃饭是先掏钱再吃的,程欢当时直接掏的钱,现在打电话也是程欢出钱。

林秀禾给程欢留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厂里的,一个是她住处的,但程志强手里只有她厂里的。

先打的厂里的,有人接了,说林秀禾已经下班不在厂里了。

事实上,自打怀孕后,林秀禾就变得娇贵起来,老板心疼她心疼得紧,不愿意让她受累,林秀禾是自己闲不住,才偶尔去厂里看看。

然后程欢又打了林秀禾留的另一个电话,电话是保姆接的,很快话筒就交到了林秀禾手里。

“你说什么!”听到程志强带着她侄女到了程欢那里,林秀禾都傻了,因为冲击太大,她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猛地撞到了茶几。

保姆立马冲过来,小心地护住了林秀禾“太太,太太你没事吧。”

林秀禾忙捂住话筒,皱眉让对方先去忙自己的,然后才继续跟那边通话,“你让他在你那附近住一晚,明天给他买张火车票回去,这事是开玩笑的吗!你弟弟在家谁照顾!”

“孩子有奶奶照顾着,好着呢!”程志强已经接过了电话,在林秀禾撞到茶几的时候,“你刚刚那边是谁在说话?喊什么太太?”

林秀禾心里猛地慌了一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是电视里的声音。”

听到解释,程志强很快把这事略了过去,转而告诉林秀禾,自己已经把工作辞了,客运站的房子也拿了补贴退还给了站里。

他现在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在南方找事情做了,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说到这里,程志强还开了个玩笑,“你这么不想我来,别是在外头养了小白脸了吧。”

这话说对了一半,都是戴绿帽子,程志强头上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了,不过林秀禾不是养了小白脸,而是傍上了大老板。

听到程志强的话,林秀禾气得要死,她千叮咛万嘱咐,让程志强别辞别辞,结果这人一点都不听劝,居然还是辞职跑了过来。

电话里程志强还在追问林秀禾的住处,他打算晚一点找工作,先照顾林秀禾把儿子生下来再说。

林秀禾只气得心口痛,“我现在没时间照顾你,你先在欢欢那里住两天,让她带你玩一下,我安排好工作上的事,你再过来。”

毕竟还是夫妻,林秀禾还不想丢掉程志强这层遮羞布,程志强执意不走的话,她只能想办法安排程志强。

既然程志强想工作,那就让他工作,最好是那种忙到没有半点空余时间的工作,想要赚钱,不付出点什么才能行。

而且程志强既然到了这里,林秀禾就不打算再往家里寄那么多钱了。

虽然每次寄回去的钱,都只是她零花钱的一小半,但她也得多为自己打算打算,万一纸没有包住火呢?

不光程志强这里包不住,林秀禾还怕大老板那里也包不住,她得多给自己留几条退路才行。

程志强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他一个当继父的,住在继女这里算怎么回事,肯定是直接去找林秀禾是最好的。

但林秀禾坚持这样,程志强也没有办法,便把电话交还给了程欢,程欢得了林秀禾的授意,也没有多少不乐意,爽快地把这事应承了下来。

晚上,程欢给程志强在街上开了间房间,自己则带着林玲去宿舍住了。

第二天程欢请了假,特意带着程志强和林玲玩了两天,不光去爬了本地有名的山,还去了市里转了转。

南边的繁华是老家那个小县城没法比的,人如流水,车如马龙,到处都是人,到处都在搞建设,吃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

看过了这样的繁华后,程志强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在南边留下来的念头。

他们这里在玩的时候,林秀禾也紧锣密鼓地安排起来,她思来想去,还是把丈夫南下来找她的事跟大老板坦白了。

对她有家室没离婚这事,大老板一直就知情,当初他的要求就是找个孩子生不久的女人,可见人道德底线本来就挺低的,知道程志强来了后,他也确实不在意,反正林秀禾再是有夫之妇,不也晚晚陪着他睡么。

“给他在厂里随便安排个工作就行,不过你不能跟他有接触。”大老板很随性,反而心里觉得很刺激,乡巴佬一定想不到,自己媳妇天天睡在他的身边。

林秀禾白了他一眼,她是疯了才会把程志强安排到厂里去,是嫌偷情不够刺激吗?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程志强这人,看着不是十分老实的人,其实老实得很,老实人发起狠来,才是真的可怕。

林秀禾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像程欢一样,给程志强安排个远点的工作才行,至于不同房,有的是借口推。

南方这边小姐也挺多的,程志强沾到荤腥,自然会转移开注意力,到时候想办法让人带一带程志强就行,反正程志强也不是第一次出轨了。

这事林秀禾给老板透了个底,就着手去办了,先是给程志强联系了工作的地方,又托了人多多照顾程志强,这才挺着肚子出门见人。

“不是说好了,等你生了孩子再工作吗?”程志强对立马去工作有些不满,尤其是林秀禾一点也没有带他去她工作的地方,住处的意思。

林秀禾伸手拧了他一下,“你手上的钱可都是你老婆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你还想不上班,这边的物价你没看见啊,不上班你让我们娘几个以后跟你喝西北风啊!”

玩这两天是玩得挺高兴的,但钱也确实如流水一般地花了出去,虽然程志强死守着荷包没掏钱,但程欢每次花了钱,花了多少,他都会问明白在心里算的。

“你先工作,一切都等你稳定下来再说,你现在都来了这里了,我们长相厮守的日子还少吗?急什么。”林秀禾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程志强同意了,但对工作的地方不满意,都去了另外一个市了,这也太远了一些。

“你以为我真的手眼通天啊,我也不过一个打工的,好不容易才托老板帮忙找到这么一个工作,去不去,你自己决定!”林秀禾佯装发火,程志强想了想,决定还是去。

主要是林秀禾说的薪水很让他心动。

送走了程志强,林秀禾才微微安下心来,心里开始犯愁留在乡下的程嘉宝,现在爹妈都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孩子爷爷奶奶会不会善待他。

可接过来的话,程嘉宝实在是太小了,老板肯定不喜欢家里多出她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现在看来,程嘉宝还是只能在乡下先呆着。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