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五十四章 涌动

程志强在林秀禾的安排下,暂时安顿了下来,到新单位报道后,程志强先给程奶奶那边打了个电话,又给久未联系的弟弟打了个电话。

每个电话都打得很简短,因为电话费得自己掏钱,还是按分钟收费的。

挂掉电话后,程志强犹豫了一下,跟程恩妮打了个电话,呼过去,等程恩妮再打过来。

得知程志强已经到了林秀禾那里,程恩妮默了默,“你好好照顾自己,要是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回老家就是,家里田地都有,总不会少你一口饭吃。”

这话一出来,立马就触了程志强的霉头,“你瞎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过不去的坎,老子懒得跟你说,你在学校好好学习就是!”

说完,程志强叭地挂断电话,结果一看时间,挂早了白白浪费了几十秒,这可都是按分钟收费的。

付了电话费,程志强因为程恩妮的话,心里越想越不得劲,嘴上连呸了三声,念了声童言无忌,程志强才摇头往新单位去。

林秀禾到南边来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人老板大方,她手上钱搂了不少,人脉也结识了不少,程志强这工作,她一点没靠别人,自己找人说下来的。

这是一家模具厂,不过程志强不是去做流水线工人,而是给老板开车。

程志强本来兴致勃勃,想着靠一手好车技,走到老板心腹的位置,结果根本没什么事干,每天就管把老板从家里送到厂里,从厂里送回家里而已。

这里工资开得不低,说实话,程志强虽然爱钱,但这钱他还真拿得有点亏心。

不过他很快就不亏心了,因为老板把她安排去给情妇开车了,每天接老板到工厂后,程志强就送老板的情人去市里逛街、吃饭、美容……

除了开车,还要兼职拎包什么的,偶尔还要陪逛,程志强是苦不堪言。

但一次情妇跟小姐妹间的聚会也让程志强发现,吴梅竟然也是在给人当情妇,根本就不是什么在工厂上班。

这事吧,程志强心里早有底,但猜测归猜测,跟亲眼所见,真实知道还不一样,心情会比较微妙。

刚发现这事的时候,程志强着实慌了一慌,要知道,林秀禾最开始就是跟着吴梅过来的,林秀禾工作的厂子,好像还是吴梅男人的厂子来着。

到了南边后,程志强才了解到,这边确实是赚钱,但流水线上的工人,根本就赚不了林秀禾那么多,就算是一般的领导都赚不到。

这还只是林秀禾往家里寄的,林秀禾不可能把钱全部寄回去,她自己手里肯定还要留用。

上回见面,林秀禾养得白白嫩嫩的,身上穿的用的无一不是好的,可见林秀禾手里还有不少钱。

越想越心惊,越想越觉得头顶发绿。

程志强立即联系了林秀禾,非得要跟林秀禾见一面,还要去林秀禾工作的厂里去看。

林秀禾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得告诉程志强她在哪里工作,程志强找过去后,有模有样地参观了一遍,要走的时候,突然又说要去林秀禾的宿舍看看。

这是心情的怀疑还没有打消。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非得去我宿舍?那是女宿舍,你不方便去。”林秀禾心里清楚,程志强怕是对她产生了怀疑。

程志强脸上立马不好看了起来,说实话,程志强突然扭曲的脸,着急有些吓到了林秀禾,但这种时候,林秀禾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

“程志强,你是不是在乱怀疑什么?”林秀禾质问程志强,满脸受伤的神色,“我知道这边有些事龌龊得很,你又是给老板开车,肯定看到了些什么,但程志强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人!”

程志强绷着一张脸看她,忍不住吼了起来,“不是那种人,你拦着我不让我去你的住处看看,我是你男人!”

没有哪个男人都忍得了这种耻辱,程志强也一样。

林秀禾怒瞪着他,眼泪说流就流,然后双手还捧着自己的肚子,委屈得不像样。

最终林秀禾还是带程志强去看了自己的宿舍,两个女人住的宿舍,屋子在女宿舍靠里的位置,带个男人进去确实不方便。

屋子收拾得还算干净,但到处都是女性用品,看到林秀禾的东西,程志强心里的怒气才算是消了下来。

“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现在看到了满意了?”林秀禾红着一双眼睛再次质问程志强。

自打程志强来了这边,林秀禾每天日思夜想,把方方面面的问题都想明白了后,便开始着手安排起来,要让一切都正常符合常理,按着厂里出来打工的女人的配置安排就行。

林秀禾最初在厂里是没有宿舍的,她要休息都直接在办公室休息,但宿舍在程志强来没多久后,就安排上了,为了有生活痕迹,林秀禾每天中午们休都会在这里。

甚至林秀禾连人证都安排好了。

“是是是,是我小肚鸡肠误会你了,我错了,要打要骂,随你高兴。”程志强立马哄林秀禾。

这种时候林秀禾肯定是要端着的,程志强便一直哄着她,只要林秀禾不背叛他,就是低声下气地哄着,程志强心里也觉得高兴。

好不容易才把林秀禾哄高兴,因为是两个人住的宿舍,程志强也没好说晚上留宿,便出了宿舍楼。

出厂大门的时候,好巧不巧遇到了林秀禾她们厂里的老板。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有些秃顶,肥胖,还矮,肚子挺得高高的,人看上去有些油腻,长相自然也算不得好,程志强站在他面前,十分有优越感。

“小林,这是你家属啊?”老板问。

“是,是我老公。”林秀禾低眉顺眼地答,手依旧抚在肚子上。

程志强忙掏出烟盒,给老板开烟,跟老板握手,老板笑眯眯地,意味深长地看了林秀禾一眼,才看向程志强。

“小林很不错啊,各方面的能力都很强,嘴上功夫也不错……”老板没接程志强的烟,自己掏出烟来散给了程志强,程志强立马诚惶诚恐地接过,“嘴巴甜,会哄人谈单子,给我们厂拉来了不少生意啊。”

程志强看了林秀禾一眼,笑起来,“这都是她应该的,应该的。”

看老板这态度,想来对林秀禾十分器重,那高工资也解释得通了,程志强可是知道,厂里工资最高的,就是搞销售的,那提成都高得吓人。

老板并没有跟他们寒暄多久,伸手拍了拍程志强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然后冲林秀禾道,“送了人到我办公室来,有事找你。”

说完,老板就走了。

目送他进了厂房后,林秀禾提出送程志强去车站,程志强也没让她送。

“你这么大肚子,就不要来回跑了,你赶紧忙去吧,你们老板不是找你嘛。”程志强闻了闻老板给他开的烟,跟他那种便宜货是没法比,这个香,程志强都舍少得抽。

程志强满心怀疑地来,满脸高兴地走,心里再无怀疑,只觉得自己命好,娶的媳妇都是能力特别强的。

以前姚美华也是,比他更得领导的赏识,工作能力特别强。

原以为林秀禾是个软绵性子,不比姚美华直爽风风火火,没想到是太过平淡的生活埋没了林秀禾。

程志强接下来便能安心做事了,他也劝了自己,反正给谁开车不是开,什么也别管,只要工资给得足,干什么都行。

吴梅哪能不知道程志强来了啊,她就是故意出现在程志强眼前的,结果程志强这乌龟,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说句实在话,林秀禾虽然是她吴梅介绍到这边来的,但林秀禾来了后根本就不受掌控,到现在,林秀禾的日子过得可比她好多了。

当然,大老板许给她和她男人的利益,自然是一分都不少,但吴梅就是接受不了林秀禾比她过得好的事实。

都是找的老男人,她还跟着自己男人这么多年呢,什么事没替他做过,但心始终没有拢住,结果林秀禾呢,没多久,就把人老板哄着服服帖帖,现在还怀了孩子。

吴梅日常希望老天保佑,林秀禾生了女儿,女儿可不值钱,也分不到什么家产。

程志强来了,吴梅还挺兴奋,她当然不可能找上门去告诉程志强,你老婆在给人当情妇,她要敢这样说,坏了事,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在程志强眼前晃了几回,眼见着程志强脸色越来越难看,听说还故意请假去找林秀禾了,结果呢!

林秀禾屁事没有,程志强打消疑虑回了厂子老实当他的孙子,林秀禾依然风光,她前儿还听大老板夸林秀禾聪明。

聪明个屁,分明是你们这些男人太傻。

……

南边的事,程恩妮大概能猜到精彩程度,她别的不担心,就怕程志强把自己气了个半身不遂,最后还要喊她回去照顾。

程志强和林秀禾,就应该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互相折磨才是。

“你为什么不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呢?”谢茂衍觉得,像程志强和林秀禾这样的,让他们狗咬狗最好。

直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程志强,程志强未必就会跟林秀禾离婚,以程志强的心性,气得发疯后,估计会死缠着林秀禾母子几个,折磨他们。

让一个人痛不欲生的办法有无数种,程恩妮却总是在抉择面前优柔寡断。

是因为那个孩子?谢茂衍一点都不觉得程嘉宝无辜,他的出身就带着原罪,如果他要责怪,也只能怪他生她的母亲,怪不到别人身上。

“因为一些遭遇,我相信因果。”程恩妮看向谢茂衍,目光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做好事,才能遇到好的缘分,遇到你。”

上天怜她上辈子孤苦,不光让时光回溯,让她重新拥有生命和自己的人生,还让她遇到了这样好的谢茂洗。

她能重生,大概跟她上辈子积善行德有关吧。

上辈子程恩妮其实一直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哪怕她拼下一份家业,但过去的事却时时折磨着她,她不敢处对象,不敢结婚不敢生孩子。

不然以她后来的条件,想要单身,其实也是一件挺难的事情,身边不时会有优秀的人出现,也会有人注意到变得更优秀的她。

在接受心理治疗的同时,程恩妮开始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在一次次地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渐渐地治愈了自己。

是!程恩妮承认,她心里始终有阴暗的一面,刚重生的时候,她偶尔也会恨不得林秀禾去死,想要第一时间把事实真像告诉程志强。

她内心总是拉扯着,一边告诉自己,晚一点告诉程志强,对他造成的打击越大,晚一点拆穿林秀禾,湖面下的暗涌才给积聚力量,将林秀禾绞得粉身碎骨。

但她也确实如谢茂衍所说的那样,最终什么都没有做。

除非真的触及到身边的人,踩到程恩妮的底线,程恩妮都是静静地看着她们作死。

现在她程恩妮很庆幸自己,一直以来做的都不多,没有重生回来就去阻止程志强和林秀禾的结合,没有阻止程欢进入程家……

如果一开始她就阻止了,那程欢不可能转学,不可能跟着一起去野炊,不可能会推谢敏君入水,那她也不可能有和谢茂衍在一起的缘分。

重生过一回,程恩妮相信,有因必有果,一个人做恶,势必会遭到报应。

当然,如果老天一直不报,伸手推一推大概也是没有关系的。

“我没有那么好。”谢茂衍一阵心悸,他抱住程恩妮,突然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

谢茂衍从来都不是一个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人,有仇他一般都直接报复回去,哪怕是所谓“亲人”,他也能直接下手。

程恩妮轻轻地回抱住他,这是两人间的第一个拥抱,程恩妮只笑着道,“你很好。”

“……”谢茂衍说不出话来,只紧紧地抱住了程恩妮。

与此同时,郊区河边一间废弃的纱厂里,那个听谢令君命令调查谢茂衍的人,被生生打断了两条腿,痛苦的嚎叫声传出了很远很远。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