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重生八零之事业为重

更新时间:2021-07-22 02:38:18

最新章节: 这一路,程恩妮再也没有翻开过文件,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谢茂衍,生怕一眨眼睛,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所幸,一直到下飞机,谢茂衍人始终在她的身边。下了飞机,拿完行李一出来,程恩妮就看到了守在机场等着她们的谢敏君。看见程恩妮的时候,谢敏君还是笑眯眯的,等看到谢茂衍后,嘴一下就撅了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程恩

第一百五十五章 动手

公司最近的气氛不对,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尤其是两个谢总之间的气氛,更是诡异得厉害。

那人被打后,谢令君很快便收到了消息,等他赶到现场去看时,那人已经昏死了过去,现在人已经被谢令君安排走了,但暗处隐藏着的一切,也正式剖开在两人面前。

只是现在都互相僵持,没有摊牌而已。

“为了一个程恩妮,你就要做得这么绝?我的人根本什么都没做。”谢令君没有忍得太久,趁着谢茂衍休息的时候,走到他的身边。

什么都没做?调查他的行踪就算了,跟踪程恩妮也是什么都没做?

谢茂衍目光看向远方的天空,“不管你在想什么,打算做什么,不要牵扯到她,哪怕一丁点,都不可以。”

从谢令君进入谢氏开始,开始几年谢令君还老实,但之后偶有小动作,谢茂衍不是不知道,但他一直没管过。

说句实在话,如果谢家其他人愿意,谢茂衍现在把谢氏全部交到谢令君手里都行。

不管谢令君是不是所谓私生子,母不详,只要他名字里有个“君”字,他就是谢家名正言顺的长孙,继承谢氏,完全合情合理。

“为什么?”谢令君转过身来,质问谢茂衍。

谢茂衍奇怪地看向谢令君,不明白谢令君为什么会这样愤怒,私底下做小动作被抓住,甚至是惶恐才对,为什么,会愤怒?

但谢令君在想什么,谢茂衍完全没有兴趣知道,有这样的机会,他不介意利用起来,让谢令君早日变得强大。

“谢氏一直有意开拓华南市场,这几天你准备准备带着人过去吧,这里不再需要你。”谢茂衍丢下这一句,便转身回了办公室。

不再需要你!谢令君身形一震,整个人轻微地晃了晃。

华南地区谢氏一直没有涉足过,虽然那边沿海城市这十来年发展得很不错,但谢氏向来讲究一步一个脚印,本身贸然将分公司搬至江省,就已经是很冒险的举动了。

这就是赤祼祼的流放,谢茂衍甚至连个解释都懒得给他。

谢令君看着谢茂衍的背影,脸色一点点变得阴沉起来,就连眼睛都变得有些血红。

难道谢茂衍真的爱上了程恩妮,为了程恩妮不惜与全世界做对吗?既然如此,他倒要看看,谢茂衍能做到哪一步。

在谢家,想要牵制谢茂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是老爷子,如今也管不了谢茂衍,更别提他的父亲和其他叔伯了。

但谢家多少能给谢茂衍一些压力,该通知是一定要通知的,还有一些事,这次正好去南边,直接给办了便是。

……

谢茂衍和谢令君之间发生的事,程恩妮一点也不知道,甚至她都不知道谢令君已经到了江省这边,她以为谢令君还管着食品厂那里呢。

但没几天,程恩妮就接到了胡水英的电话。

电话里胡水英特别地慌,“恩妮,怎么办,你建波叔被人打断了腿,市场的档口也说不给我们开下去了。”

胡水英是真的急了,也不知道她们是得罪了哪路神仙,突然遭此横祸。

像这样的事,胡水英本不应该麻烦程恩妮,先不提程恩妮年纪小,人又不在老家,就是她们现在的生意,其实都跟程恩妮没了什么关系。

市场的档口程恩妮一点没插手,是完全属于程建波的,而卤凉菜摊子,还有厂区门口的小吃棚,以及学校食堂的快餐店,早在程恩妮去上大学之前,程恩妮就全部转给了她们,彻底撤了出去。

“婶你先别急,建波叔的腿怎么样了?”程恩妮心瞬间就提了上来,眉头紧皱。

胡水英虽然很慌,哭得也很大声,但好在她并不是光打电话哭的,她把情况原原本本告诉了程恩妮。

听说程建波现在人在医院,腿处理得及时,好好养不会有问题时,程恩妮才放下心来,不管什么时候,人才是最紧要的,人出了事,钱再多也没有用。

接下来程恩妮又问了档口的事,胡水英这会情绪已经稍稍平静了下来,“我跟你建波叔仔细回忆过了,我们做小本生意,从来都是和和气气的,也没得罪过谁。”

是真没得罪过人,做生意讲究一个和气生财。

至于眼红,他们这真是挣的辛苦钱,谁会眼红一个市场开档口的呢?天天凌晨去进菜,天不亮四里八乡地去收猪杀猪,眼红点什么别的不好。

至于县城里的市场,档口也不是什么紧缺的,生意不好做,档口时时会有空出来的,他们的档口是还算不错,但比不上位置顶好的。

再说了,要抢也不至于这样下狠手抢啊,把人打断腿算是怎么回事。

程恩妮也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尤其是她现在人在外地,远水解不了近火。

“警报了,可是你叔是夜里被人打的暗棍,根本不知道是谁打的。”胡水英说起程建波,眼泪就直流。

程恩妮好不容易安抚好胡水英,准备找留在老家省城那边的程三子帮忙查一查情况。

这头程三子接到程恩妮的电话,想了又想,忍住了没给谢茂衍打电话,第一时间往县城赶了去,先去看了程建波的情况,然后绕着弯子去市场那边找管事的送礼打听。

打听要逼走程建波的原因很简单,但也让事情更陷入一团迷雾中去。

“你说是上面有人交待?上面是哪个上面?”程恩妮就觉得疑惑了,不管是她,还是胡水英夫妻,不过是升斗小民而已,哪里惹上了“上面”人的眼,居然要这样逼人。

程三子一脸无奈,“这管事的也说不清,恩妮姐你先别急,我再找人打听。”

说不清只能是权利不够,程三子急着给程恩妮报信,不过是想早点让程恩妮安心。

“为什么打人?”程恩妮继续问。

“打人的事,不是市场这边的人干的。”程三子也觉得奇怪,这事难道还分两拨人干,同时得罪了两边?那他恩妮姐的叔婶也太衰了。

把现有的情况汇报了一遍后,程三子继续着手查这事。

程恩妮心里有事,谢茂衍立马就感受到了,程恩妮也没有瞒他,把胡水英夫妻遇到的事跟谢茂衍说了一声。

被打断腿?谢茂衍几乎是立刻想到了谢令君,“这件事,我来处理。”

本就是因他而起的事情,谢茂衍知道这时候他应该跟程恩妮坦白一下事情的起因后果,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不出口。

“会不会很麻烦?不如让谢令君帮忙吧,他在食品厂,离得近好办事。”事实上,程恩妮本就打算找谢令君帮忙的,反正找谢令君帮忙,不过是舍弃一点利益而已。

提到谢令君,谢茂衍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发现谢令君对程恩妮怀有恶意后,他也去查了谢令君,这才发现谢令君替程恩妮办事的报酬,居然是索取程恩妮手里的股份。

以前谢令君的那些小动作,谢茂衍通通都无视了,程恩妮之前有些事让谢令君帮忙,谢茂衍也知道,但他并不清楚更深的交易。

现在看来,是他太过纵容谢令君了。

“他现在人在华南那边,没法做事,你别担心。”谢茂衍轻声道,推程恩妮进厨房做饭,他需要打几个电话。

等谢茂衍把打人程建波腿的人揪出来时,程三子虽然没有查出是谁要搞程建波,但已经帮忙把市场的领导给维护住了,程建波的档口维持原样,继续给他开。

等程建波打着石膏出院,行凶者已经被移送公安机关,档口已经重新开业有一周。

“三子不错,脑子聪明,值得好好培养,最重要的是忠心。”这一点尤为让谢茂衍满意。

这次的事,要不是程恩妮说,谢茂衍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他手下的人是多,但现在已经全部调到了江省这边,那边根本没留人。

鞭长莫及,有些消息滞后一些也是正常。

程恩妮也想起当时程三子跟谢茂衍报信的事,当时她不明白为什么程三子要跟谢茂衍报信,但现在是明白了,“没有买通他,是不是很可惜呀?”

“……”谢茂衍。

难得看到谢茂衍僵住时的样子,程恩妮笑起来,给谢茂衍挟了一筷子菜,“放心,这次我跟三子说了,如果情况特殊,允许他向你告密,高兴吧!”

程恩妮其实早早就察觉到了谢茂衍的占有欲,还有浓浓的不安全感,所以在可以的范围内,她愿意给谢茂衍足够的安全感。

谢茂衍表情这才松懈下来,满眼惊喜,看程恩妮的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星星。

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至少谢茂衍自己就很难做到。

“别这样看我。”程恩妮抬手遮住谢茂衍的眼睛,最近谢茂衍的目光越来越灼热,程恩妮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每次都得强忍住,才能忍住自己扑上去的冲动。

谢茂衍笑起来,程恩妮万万没想到,遮住了眼睛后,谢茂衍笑起来还能这么勾人,她赶紧手忙脚乱又去遮谢茂衍的嘴,“不许笑。”

“我高兴。”谢茂衍。

“高兴也不许笑。”程恩妮怒道。

谢茂衍便抿住嘴,但即便是抿住,嘴角也是拼命往上翘着的。

“知道我的事情后,如果不是我求助,不能随意插手我的事。”程恩妮继续道。

谢茂衍,“好。”

想了想,谢茂衍补充,“但如果有威胁到你个人安危的情况,我不保证。”

“好。”程恩妮。

谢茂衍这才拉下程恩妮的手,看着她温柔的笑,程恩妮哪扛得住这样的眼神,瞪了他一眼,赶紧给他挟菜,转移话题,“那到底是谁下的手。”

见谢茂衍脸上闪过深思,就像谢茂衍了解她一样,程恩妮也十分了解谢茂衍,程恩妮立马道,“不许瞒我。”

“是谢令君。”谢茂衍也不想把程恩妮瞒个彻底,免得程恩妮还以为谢令君是什么好人,因为谢令君是他的侄子而相信他。

那样太过危险。

“是他?!”程恩妮脸上难掩惊讶,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挺符合逻辑的。

谢令君年纪比谢茂衍大那么多,但谢家却是谢茂衍一手掌握,谢令君这个人要说能力也是有的,可能是不愿意屈居人下吧。

所以,“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是,他私底下搞小动作,我处理了,但是没想到他会去找你叔婶的麻烦,对不起。”谢茂衍觉得是他没有把事情办得足够周全,也低估了谢令君的疯狂程度。

程恩妮摇了摇头,“不全是你一个人的关系,是因为我跟你在一起,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如果是谢令君盯上的话,程恩妮觉得自己有必要叮嘱胡水英一些事情,虽然现在有谢茂衍出手,谢令君会被迫收手,但万一他逮着空档又做什么呢?

谢茂衍没有说,他已经在那边的公司安排的人,一是要把谢令君组建的班底完全接手,二也是为了保护程恩妮身边的人。

他不能让程恩妮跟他处个对象,都得所有她在意的人跟着提心受怕。

程恩妮跟胡水英打电话的时候,着重跟胡水英提了管理和卫生方面的事情,让胡水英一点要上心,不能在这两方面给人钻空子。

她们是做吃的生意的,一旦出了事故,那就是万劫不复。

胡水英对程恩妮的话十分上心,虽然自打程恩妮走后,所有的事情都还是按程恩妮以前那个流程,但摊子大了总有松懈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交到了员工手上。

被这一提醒,胡水英一想,发现竟有不少空子可以让别人去钻,胡水英顿时惊了一身大汗。

胡水英立即着手整顿起手里的人员和三个摊子,包括客运站那边张家的摊子,胡水英也再三提点了,毕竟那边也是打的程家的招牌。

短短时间之内,谢令君就发现,自己留在食品厂那边的人手,被全面接管了,撤职的撤职,开除的开除,几乎是眨眼间,他先前的辛苦布置瞬间为零。

“为了程恩妮居然做到这种程度,那接下来,我们走着瞧!”

书客居阅读网址: